自由走上真爱的旅程,我的矛盾丰富了我的人生

作者: 企业文化  发布:2019-09-22

我还没有开始生活,就已经经历了死亡。 在我出生前三年,我的哥哥在七岁时死于脑膜炎,这使得妈妈悲痛欲绝。哥哥的早熟、天才、善良和俊朗曾带给她无数快乐,他的夭折对母亲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她始终没有从悲伤中走出来。 父母的痛苦只有通过我的出生才得以减轻。可他们的不幸仍然渗透到他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在母亲的子宫里,我就已经感觉到了他们的痛苦。我的胚胎浮游在忧郁的胎盘里,他们的抑郁寡欢从未离开过我,这既是一种创伤——它带来了一种感情疏远,也带来了一种我不如他的意识。因此,我所有的努力就是要赢回我生命的权利。 我首要的选择就是不断挑衅,以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和兴趣。 哥哥活了七年,我觉得他是一个天才,一个我人生的标准。父母爱哥哥,但并不宠他,父母对我却是溺爱无度。自我出生的那一天起,父亲给予我过分慷慨的爱。于是,我只有通过妄想,也就是骄傲的自我吹捧,才得以消除不断的自我质疑,学会通过填补他人情感真空来过自己的生活。 我一生下来就具有双重身份,有一个多余的哥哥,我必须先杀死他,才能拥有我自己的位置和死亡的权利。 一天下午,在菲格拉斯的玛利亚兄弟会员小学,我走下石梯,要去操场玩,突然有种冲动想从楼梯上跳下来,不过当时没能这么做。但第二天,我跳了下去,摔在了底层的楼梯上,鼻青脸肿,老师和同学们都非常惊讶,被我的行为吓坏了。我引起的震惊几乎让我忘记了疼痛,大家都来关心我,所有人都在注意我。几天之后,我又做了同样的事情,这次跌倒时我大声地喊,结果所有的目光都投向我。我又跳了几次,在同学们的担心中我自己的恐惧完全消失了。每一次我走下楼梯的时候,全班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一个人身上,就好像我正在做礼拜。我在一片寂静,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死一般的寂静中走着,吸引他们的注意直到最后一刻。我的人格重生了。 我从中得到的奖赏远比造成的麻烦要多。我会经常一时兴起,从墙上跳下去,仿佛要冒最大的危险才能抚慰心灵的焦虑。我甚至成了一个技艺高超的跳跃者。我觉得每一次跳下去,青草、绿树、鲜花似乎都离我更近了,让我对现实有了更深层的认识。 跳过之后,我感觉轻快多了,我可以正常地和存在的事物分享一切,可以“听见”我的感觉。我在同伴面前往下跳,让他们产生和我一样甚至比我还大的忧虑,在他们眼中,我获得了尊严,我的行为成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首先,我可以品味我的绝望。从另一方面来讲,我无法知晓反而会使我更加快乐,我的恐惧使我胆大妄为,蔑视一切。死亡的刺痛赋予了我的生命和热情以一种新的特性。 我的灵魂靠摧毁它的成分养活,并且在它的对立面中找到了最大的快感。弱点变成了我的强势,我的矛盾丰富了我的人生。

文/花语-蝴蝶兰之语

作者:【美】伍绮诗  孙璐 译

图片 1

莉迪亚死了。

真爱的旅程

她本来没有打算去死,只是想要跟过去告别,重新开始。

6月25日,参加了市心理卫生协会组织的“倾听就是爱”公益心理沙龙,来自新加坡的宇鸣老师深入浅出的讲解、极富亲和力的笑容让我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位美丽的老师。接下来连着三个周日参加了她带领的萨提亚自我成长系列工作坊。

但是,她并不会游泳,并且从未学过游泳,只有一次溺水被救的经验,只学过“踢水”两个字。

三周的时间,三天的学习,从非凡的自己、懂得爱、重建希望为主题的学习中,认识自己身上的非凡力量,懂得爱是一切的解答,了解自己的内在小孩,带上勇气走出恐惧与迷茫,重新与自己的内在联结,把握好当下,去遇见那个未知的自己。

就像,她满怀巨大期待的去考初学者驾照,最后只答了5题,因为她从来没有看过驾驶规则和理论,只是在杰克的车上有过失败的操作而已。

带着收获,带着感动,带着不舍,满怀着希望,走出工作坊,去面对现实生活中的事情。然而,那一幕幕触动心灵的场景,依然留在脑海中。

父母亲,巨大的期待和对待她的方式,让她觉得痛苦压抑的同时,也给了她盲目的自信。所以,她才会在明知自己不会游泳的情况下跳入水中,期待明天是新的开始。无论是从她为寻求新自我而跳水,还是从她盲目自信自己可以游上岸,父母巨大的期待,导致了她的死亡。

(一)拂去杂草寻宝,认识内在小孩

没有人相信这是真的,每一个家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来弄清楚,为什么这件事会发生。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在成长过程中有阳光,有雨露,有和风细雨,也有电闪雷鸣。生命会得到爱的滋养,也会受到伤痛的污染,我们需要以非凡的勇气打开伤口,成长中慢慢疗愈。我们沿着与生命和解,与关系和解,与自我和解的方向去走,就会走向希望,走向自由,走出生命的灿烂光芒。

于是,父亲终于发现,那些莉迪亚为了讨好父亲的合群、融入而说出的名字,并不是真正的朋友。那些电话的交往都是孤独的假象。

从出生开始,我们就生活在恐惧里,恐惧死亡,恐惧亲人的抛弃与离开。这就形成了以生命本质为圆心、以脆弱易受伤害的中间层、以自我防御为保护层的同心圆。我们需要揭开保护层的面具,带着勇气面对一路走来的创伤,见证我们的生命本质:爱、信任、纯真无邪与沉静放松。

母亲终于发现,那些顺从回应的“是的”“好的”,只不过是陈列在书架的书和一排空白日记本。

内在小孩就是孩子般的敏感、直觉力、好奇心、想象力、天赋智慧和感受感觉的能力,并没有随岁月的流逝和成长而改变或衰退(选自玛格丽特•保罗博士《你爱自己吗》)。

当我们年幼时,因为我们的心灵经常不能得到满足和安慰,使得我们的内在形成一个被隐藏的敏感脆弱空间,如同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等到我们成年后,一旦遇到挫折。就会被这个内在小孩接管,沉浸于痛苦中,做出不负责的行为,造成我们在关系中的挣扎和受苦。孩子是没有勇气和智慧来面对他所遭受的伤害的,但是身为成年人,我们有足够的成熟度,就像安抚、疼惜自己的孩子一样,去疗愈我们的内在小孩。一旦我们的内在小孩得到了疗愈,他的喜悦、创造力、生命力、信任等特质就能毫无阻拦地表达出来,为我们的生活带来无穷的乐趣和希望。

莉迪亚只留下了天花板上与哥哥内斯一起用涂改液涂抹的父亲的鞋印。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这样的内在小孩:有着深沉恐惧和缺乏安全感的内在空间。喋喋不休的头脑、焦虑的情绪波动、成天忙忙碌碌的脚步、无法安在当下的心灵,这是我们大部分人的生活方式,都是受惊吓内在小孩的表现形式。生活中,有多少亲密关系,从最初的相互吸引、彼此相爱到争吵不断,争吵往往发生在彼此被各自的生活压力压得喘不过气的时候,也往往发生在对事情的态度与看法上。争吵一旦开始,双方都紧张易怒,对彼此的反应神经兮兮,火势渐猛,总觉得自己是受害者,抱怨、指责,不得安宁。

以及哥哥的愧疚,妹妹汉娜记忆中脖子上项链的红痕,和莉迪亚压抑内心的渴望,她说“如果你不愿意笑,就别笑。”

惊吓是造成许多习性和机械反弹行为的直接因素,比如:爱发脾气、易怒、喜怒无常、逃避退缩、期待与任性、上瘾行为、幻想等。我们在寻找生命困顿的诸多原因时,常常会弄得焦头烂额,但是一旦开始探索自己的恐惧,我们就会直探源头。

事情是怎样发生的?书中每个人都在为眼前的痛苦而质问自己。

图片 2

不仅仅是莉迪亚的死亡,还有詹姆斯的出轨,玛丽琳的出走,莉迪亚的压抑。

真爱的旅程

在这个家里,只有内斯理解莉迪亚的痛苦,但同时内斯也承受着被父母忽视的痛苦,总觉得内斯每一次在饭桌上拯救莉迪亚的行为是在以伤换伤。——他用转移话题到自身的方式来转移父母对莉迪亚的过度关注,但往往只会让两人都失望。

(二)揭开恐惧的迷雾,安抚内在的伤痛

因为共同经历过母亲的出走,共同经历了幼时的溺水事件,他们深刻的明白,只有对方才明白这个家庭掩藏至深的伤痕和彼此内心的渴望。他们像是战友,渴望逃离这个家,于是当内斯终于收到哈弗的通知而得以逃离时,莉迪亚不是开心而是焦虑。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带着童年的烙印,并带着这份影响延续到他或她的婚姻中的亲密关系。

父母的期待,哥哥的离开,以及杰克的坦诚和质问,这一切让莉迪亚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她想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本文由ag真人发布于企业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自由走上真爱的旅程,我的矛盾丰富了我的人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