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古典文学之聊斋志异

作者: 企业文化  发布:2019-09-27

有桶戏者,桶可容升,无底中空,亦如俗戏。戏人以二席置街上,持一升入桶中,旋出,即有白米满升倾注席上,又取又倾,顷刻两席皆满。然后一一量入,毕而举之犹空桶。奇在多也。

有桶戏者,桶可容升,无底中空,亦如俗戏。戏人以二席置街上,持一升入桶中,旋出,即有白米满升倾注席上,又取又倾,顷刻两席皆满。然后一一量入,毕而举之犹空桶。奇在多也。
  利津李见田,在颜镇闲游陶场,欲市巨瓮,与陶人争直,不成而去。至夜,窑中未出者六十余瓮,启视一空。陶人大惊,疑李,踵门求之。李谢不知,固哀之,乃曰:“我代汝出窑,一瓮不损,在魁星楼下非与?”如言往视,果一一俱在。楼在镇之南山,去场三里余。佣工运之,三日乃尽。

备前烧的历史有兴趣者可看看)

利津李见田,在颜镇闲游陶场,欲市巨瓮,与陶人争直,不成而去。至夜,窑中未出者六十余瓮,启视一空。陶人大惊,疑李,踵门求之。李谢不知,固哀之,乃曰:“我代汝出窑,一瓮不损,在魁星楼下非与?”如言往视,果一一俱在。楼在镇之南山,去场三里余。佣工运之,三日乃尽。

一、平安末—镰仓时代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备前烧在《延喜式》一书中也有记载的名门“备前烧之须惠器”的传统影响下,大约在平安末期,在和气郡香登荘伊部(备前市)成立。

在这之前,虽然在相对较南边的邑久郡矶上保油杉(长船町)等陶艺匠们零零碎碎地开始了须惠器的生产,但是随着集权的瓦解、贡品地的消失,陶艺匠们为了寻求庇护之地,越过作为当时山岳佛教的圣地、寺院大量屹立的熊山的北边,移住到伊部之地。

  备前烧初期的窑修筑在伊部地域周边的山脚下,形式是和前代须惠器窑相同的半地下式**窑。大明神窑、池滩窑、大池南窑、姑耶山上窑等都是备前烧初期的窑。这种半地下室的**窑是在山的斜面挖一条十米左右细长的沟,顶棚和侧壁都是用黏土做成的,在燃料比较多的情况下,烧制过程中会有斑的生成,因此是种效率低下的窑。但是在这之后,这种有斑生成的“窑变”却成了备前烧的生命之所在,这种效率低下的窑却相反地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好结果。这种**窑,在备前烧的历史中,为了更好的完成高温烧成,一直都加大其地面的倾斜度、扩大地面面积、用柱子支撑面积宽广的顶棚等。

这段时期作品的种类主要以碗、碟、钵、瓮等为中心。碗、碟的底部大都是线切、平底;钵还没有晶面纹样,作为捏钵等雑器使用;瓮的瓶口部水平或外翻,底部大都也是圆底风格;瓦的裏面是方格纹或平行的敲打纹,和熊山遗址出土的器物一样。熏烧还原烧成的作品其色都是灰白色,胎土质量上乘细腻,但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与其说是备前烧还不如说是须惠器更贴切。

这个时代刚好也是社会的混乱期,各地盛行须惠器后裔之窑。例如,备中国的龟山窑、美作国的胜间田窑、播磨国的鱼住窑等。这样自然而然备前窑的生产量开始降低,遗址出土的文物也相对稀少。百间川遗址(冈山县),草户千轩町遗址(广岛县)等是主要的遗址集聚地,出土了大量的瓮、壶等。

大约到了镰仓中期,修筑在山脚下的各个窑为了寻求燃料和黏土,都各自朝南北方向迁移。此时的窑在形态上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但在烧制方面有了些许改变。如在窑的规模、倾斜度上都做了一定的调整。这个时期窑的数量不断增加,合渊窑、世山窑、福田越窑、伊坂越窑等都是当时的名窑。在合渊窑三窑之中,最古老的合渊窑全长九点二米,宽一点二米,倾斜度为二十度。窑数量的增加是随着各产业的发达,对陶器的需求量不断增大,再加上这时各地须惠器窑已经衰落,更加激发了对备前窑作品的需求量。

在作品的种类上,这时已经基本上不再生产瓦。碗、碟的生产率也急剧降低。作为钵的改良品,全国率先加入结晶纹样的擂钵出现了。这时壶、瓮的瓶口开始渐渐外翻,其中也出现了滚边状的雏形。和前代相比,开始使用稍微粗质的土。从整体上来看,作品制作虽然稍显粗糙,但实用性却大有提高。在成色方面,作品黑色增加,其中也出现了备前烧色的赤褐色。到了这个阶段,中世窑的备前烧就此完成了。

即使到了这个时期,遗址出土的器物并不多,全国大约也就三十来件。随着各地陶窑的衰退,备前烧窑产地的稀少价值也因此增加。当时的政都镰仓(神奈川县)、九州南部的川内(鹿儿岛县)也有少量出土文物出现。这些遗址大都靠近港湾,出土器物的种类也主要集中在壶、擂钵、瓮这三类上。

二、南北朝—室町时代

从夹在南北朝时代的镰仓末期到室町初期,窑的海拔位置渐渐升高,有的甚至达到了和熊山山顶相近的超过海拔四百米的位置。从灰原窑的大小来看,窑的规模不是很大,这时窑的数目在不断增加。谷窑是这时窑的代表,窑有两基,全长十二米,最宽处可达一点四米。

这时窑作品的种类,除了一部分例外之外,基本上都是壶、擂钵、瓮这三种。作品形状的变化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时代的变化。这时壶的瓶口稍微往外翻形成滚边瓶口,擂钵的瓶口部是直角切割,稍微外倾,瓮的瓶口也是稍微往外翻,滚边的幅度有大有小。这些器物整体厚实、坚固、实用,由于烧制过程提高了酸化度,紫褐色器物比率增加。胎土的选择随窑的修建场所而定,由于有些作品采用单一山土的原因,给人感觉砂质感较重。和歌山县日置川町的长寿寺境内出土的备前烧大瓮(碎片)是最古老的有年纪铭的备前烧(历应五年、一三四二),高约七十厘米,翁口直径约三十八厘米,瓮身中部直径约五十八厘米。赤褐色外表、滚边瓮口、瓮的上方有少许胡麻(自然釉)。

从其生产状况就可以知道,这个时期备前烧的销售通道、销售量飞跃式的发展扩大。销往当地寺院和一般居民这不用说,此时的备前烧通过镰仓后期这个地区的山阳道(律令制中的七道之一)以及片上湾和吉井川的水运销往西日本各地。

发掘出的遗址数量也上升到了数百个,其分布覆盖了京都以西的所有县。以现在的地域分布来看,北东可达福冈县,南西可达冲绳县。其遗址不仅集中毗邻港湾和交通发达的地方,各城馆、名胜古刹中也有发现。作为特殊的遗址—香川县内海町冲的水子岩船遗址,共发掘出擂钵七十七个、捏钵两个、大型壶六十八个、中型壶两个、小型壶一个,还包括各种瓮类及大量的陶片。这证明了这段时期,大量的备前烧已经走出了近畿地方。另外,这个时代的墓地、作为长期使用的集团墓地的发掘情况来看,冈山县胜山町若代和同县贺阳町妙本寺等数十个地方都出土了骨壶。这些都说明,在大型陶器上,已形成东日本使用常滑烧、西日本使用备前烧的大致格局。这时各类文献史料关于备前烧的记载已经随处可见。正安元年(一二九九),法眼元一在《一遍圣绘》中描述福冈县的景象提到,备前烧的壶、瓮和大米、日用雑货、衣类、生鲜食料品等一起贩卖。在《山科教言卿记》应永十三年(一四零六)的条目中有关于备前烧茶壶的购入,在《兵库北关入船纳表》(文安二年、一四四五)中记载着从兵库湾入港的船的运载货物中有备前烧的壶、瓮等作品多见。由此可见,备前烧从地方性的名产品,其知名度已扩大到更远的地方。对此作出贡献的一个不能忽略的因素是南北朝的动乱,这场动乱让日本全国陷入混乱,却也加速了各地文化的发展交流。

大约到了室町中期,备前烧的发展又到了一个大的变革时代。在这之前,为了寻求燃料和原料土,窑大都修筑在对窑业经营不利的比较高的地方。但是,随着不断增加的需求量,影响窑选地的因素—燃料和原土已经不成为主要问题,取而代之的是运输问题。因此,窑逐渐修筑在生活便利、运输条件好的山阳道附近以及片上湾岸的浦伊部。窑的规模其长可达四十米左右。和前代相比,窑的数量相对减少。这个时代窑的代表,不老山隧道东口窑,推测最终筑成时间是在室町末期,长约四十米,宽两点五米至三米,地面倾斜度十五度,其规模已经可以说是发展到了大窑阶段,但是这时还没有窑印。这个窑出土了大约数千箱的备前烧陶片,其中八成以上是赤褐色的擂钵陶片。

这个时期作品的种类和前代相比没有什么变化,大体上还是分为三类。但由于经过了室町时代,壶、擂钵、瓮已经开始生产大、中、小各类,器的形状也多种多样。壶的上半部一般有波状的梳痕纹,有的还附有双耳、三耳、四耳。擂钵的瓶口部慢慢向下倾斜,强度和使用便捷性都有增加。大瓮的瓶口是扁平的滚边,整体坚固结实。所有的作品都是酸化烧制成的(作品大多成赤褐色或茶褐色),为了实现大量生产,渐渐开始用粗质的土快捷生产。作为这个时代的史料,冈山县山阳町的古刹千光寺收藏的福安元年(一四四四)铭四耳壶,是备前烧壶中最古老的纪念铭的壶,相当有名。其高约六十三厘米,瓶口直径十七点五厘米,壶身直径约四十六点一厘米,底部直径二十二点八厘米,特别气派。黑褐色的瓶口、黄褐色自然釉的壶身,显示了这个时代发达的烧制技术,上面刻着作者是“伊部村之钧井卫门太郎”,和同时代《兵库北关入船纳表》中记载的伊部的船头卫门是同一人。

备前烧出土遗址的范围,从关原到西部,和前代没有什么大的不同。但各地域出土物及出土质量却显著提高,遗址的数量也达到了二百三十个。其中各类的壶、擂钵、瓮主要出土于城馆、聚集地、墓地、沉船等遗址,其中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反映了当时时代状况、在山城使用的大瓮和擂钵的出土。到了这个时期,备前烧可以说是当时西日本当之无愧的生活陶器的王者。

从这个时代的文献史料来看,备前烧和茶道也开始有了一定的关联。村田珠光(一四二三~一五零二)在其弟子古市澄胤赠与他的《茶道秘传》中提到,备前烧和信乐烧是当时茶陶的最好之物。但后来的金春禅凤(一四五四~一五三二)在其作《禅凤申乐谈义》中阐述道,从常识来看,不像茶道具的备前烧,只要在茶道使用中很好地将其立起就已经算是很会使用了。换言之,公历一五零零年前后的备前烧还没有成为谁都会使用的茶道器具。刻有永正十四年(一五一七)铭文的本法寺(京都)收藏的水屋瓮,和水瓮、火钵一样,经常作为存储粮食的生活雑器使用。武野绍鸥(一五零二~一五五五)旧藏,现被德川美术馆收藏的备前烧净水罐(铭、青海),外形是向外稍微展开的圆筒形,当时它并没有作为净水罐而是作为绪桶使用。酒壶、碟、钵等食器中也有一部分作为茶陶使用。此时并不像茶道器具的备前烧,逐渐变成了当时只要想把它作为茶道器具使用就能作为茶道具使用的茶陶作品。

本文由ag真人发布于企业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聊斋志异,古典文学之聊斋志异

关键词:

上一篇:古典文学之聊斋志异,聊斋志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