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古典文学之墨子

作者: 企业文化  发布:2019-09-28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总叙疾病下

巫马子谓子墨子曰:“子之为义也,人不见而耶,鬼而不见而富,而子为之,有狂疾。”子墨子曰:“今使子有二臣于此,其一人者见子从事,不见子则不从事;其一人者见子亦从事,不见子亦从事,子谁贵于此二人?”巫马子曰:“我贵其见我亦从事,不见我亦从事者。”子墨子曰:“然则是子亦贵有狂疾也。”

下邑之役,董安于多。赵简子赏之,辞,固赏之,对曰:“方臣之少也,进秉笔,赞为名命,称于前世,立义于诸侯,而主弗志。及臣之壮也,耆其股肱以从司马,苛慝不产。及臣之长也,端委■带以随宰人,民无二心。今臣一旦为狂疾,而曰‘必赏女’,与余以狂疾赏也,不如亡!”趋而出,乃释之。

《魏志》曰:许褚以勇力,常从太祖征伐,军中以褚力如虎而痴、故谓之痴虎。

有反子墨子而反者,“我岂有罪哉?吾反后。”子墨子曰:“是犹三军北,失后之人求赏也。”

《语林》曰:王仲祖病,刘贞长为称药,荀令则为量水矣。

子墨子谓鲁阳文君曰:“大国之攻小国,譬犹童子之为马也。童子之为马,足用而劳。今大国之攻小国也,攻者,农夫不得耕,妇人不得织,以守为事;攻人者,亦农夫不得耕,妇人不得织,以攻为事。故大国之攻小国也,譬犹童子之为马也。”

《傅子》曰:恶刘晔於魏明帝,晔不尽忠,善伺上意所趣而合之。帝如言以验之,果得情,从此疏焉。晔遂发狂,出为大鸿胪,以忧死。谚曰:"巧诈不如拙诚。"信矣。

子墨子游荆耕柱子于楚。二三子过之。食之三升,客之不厚。二三子复于子墨子曰:“耕柱子处楚无益矣!二三子过之,食之三升,客之不厚。”子墨子曰:“未可智也。”毋几何而遗十金于子墨子,曰:“后生不敢死,有十金于此,愿夫子之用也。”子墨子曰:“果未可智也。”

《范汪秘方》曰:邪入幼婶,转则为癫。长安李府君女得癫病,募治愈者,赏百万。朝那县卒自言能,不敢求钱,但愿为门下卒。服药即愈。

治徒娱、县子硕问于子墨子曰:“为义孰为大务?”子墨子曰:“譬若筑墙然,能筑者筑,能实壤者实壤,能欣者欣,然后墙成也。为义犹是也,能谈辩者谈辩,能说书者说书,能从事者从事,然后义事成也。”

《东观汉记》曰:丁鸿让国於弟盛,逃去。鸿初与九江人鲍骏同事桓荣,甚相友善。及鸿亡,骏遇於东海,阳狂不识骏,骏乃周鼬让之曰:"今子以兄弟私恩,而绝父不灭之基,可谓智乎?"鸿感怆垂涕叹息,乃还就国。

闲邑,则还然窃之,此与彼异乎?”鲁阳文君曰:“是犹彼也,实有窃疾也。”

又曰:今夫狂者无忧,圣人亦无忧,不知祸福也。

未得其所以对也。叶公子高岂不知善为政者之远者近也,而旧者新是哉?问所以为之若之何也。不以人之所不智告人,以所智告之,故叶公子高未得其问也,仲尼亦未得其所以对也。”

《尚书·多方》曰:周公曰:"惟圣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圣。"

巫马子谓子墨子曰:“鬼神孰与圣人明智?”子墨子曰:“鬼神之明智于圣人,犹聪耳明目之与聋瞽也。昔者夏后开使蜚廉折金于山川,而陶铸之于昆吾;是使翁难雉乙卜于白若之龟,曰:‘鼎成三足而方,不炊而自烹,不举而自臧,不迁而自行。以祭于昆吾之虚,上乡!’乙又言兆之由曰:‘飨矣!逢逢白云,一南一北,一西一东,九鼎既成,迁于三国。’夏后氏失之,殷人受之;殷人失之,周人受之。夏后殷周之相受也,数百岁矣。使圣人聚其良臣,与其桀相而谋,岂能智数百岁之后哉?而鬼神智之。是故曰,鬼神之明智于圣人也,犹聪耳明目之与聋瞽也。”

《黄帝素问》曰:人生而病癫疾者,安得知之?歧伯曰:"创墅胎病,此得在腹时,母大惊。气上下精气并,故令子发癫病。

巫马子谓子墨子曰:“子兼爱天下,未云利也;我不爱天下,未云贼也。功皆未至,子何独自是而非我哉?”子墨子曰:“今有燎者于此,一人奉水将灌之,一人掺火将益之,功皆未至,子何贵于二人?”巫马子曰:“我是彼奉水者之意,而非夫掺火者之意。”子墨子曰:“吾亦是吾意,而非子之意也。”

○人谓之狂

子墨子怒耕柱子。耕柱子曰:“我毋俞于人乎?”子墨子曰:“我将上大行,驾骥与羊,子将谁驱?”耕柱子曰:“将驱骥也。”子墨子曰:“何故驱骥也?”耕柱子曰:“骥足以责。”子墨子曰:“我亦以子为足以责。”

《斐楷别传》曰:石崇尝与斐楷、孙绰醉宴,而绰慢节过度,崇责之。楷曰:"季舒酒狂,四海所知。足下饮人狂药,责人正礼。"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王韶之《始兴记》曰:观亭峡下有神庙,旁石向江,经道不恪丈必狂走,或变而为虎。

子夏之徒问于子墨子曰:“君子有斗乎?”子墨子曰:“君子无斗。”子夏之徒曰:“狗豨犹有斗,恶有士而无斗矣?”子墨子曰:“伤矣哉!言则称于汤文,行则譬于狗豨,伤矣哉!”

《书》曰:狂恒雨若。(君行诳妄则常雨顺之。)

子墨子曰:“世俗之君子,贫而谓之富则怒,无义而谓之有义则喜。岂不悖哉!”

《尉缭子》曰:太公望行年七十,屠牛朝歌,卖食棘津,遇七十馀主不听,人皆曰狂丈夫。

子墨子曰:“和氏之璧、隋侯之珠、三棘六异,此诸侯之所谓良宝也。可以富国家,众人民,治刑政,安社稷乎?曰:不可。所谓贵良宝者,为其可以利也。而和氏之璧、隋侯之珠、三棘六异,不可以利人,是非天下之良宝也。今用义为政于国家,人民必众,刑政必治,社稷必安。所为贵良宝者,可以利民也,而义可以利人,故曰:义,天下之良宝也。”

《黄帝八十一问》曰:"狂颠之疾,何以别?"答曰:"狂之始发,少卧少饥,自贤自贵,妄笑好乐。"

子墨子曰:“季孙绍与孟伯常治鲁国之政,不能相信,而祝于丛社曰:‘苟使我和。’是犹弇其目而祝于丛社也,‘若使我皆视。’岂不缪哉!”

又:子在陈曰:"归欤!归欤!吾党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

子墨子曰:“言足以复行者,常之;不足以举行者,勿常。不足以举行而常之,是荡口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ag真人,公孟子曰:“君子不作,术而已。”子墨子曰:“不然。人之其不君子者,古之善者不诛,今也善者不作。其次不君子者,古之善者不遂,己有善则作之,欲善之自己出也。今诛而不作,是无所异于不好遂而作者矣。吾以为古之善者则诛之,今之善者则作之,欲善之益多也。”

又曰:不知道者,释其所己有而求其所未得,故福至则喜,祸至则怖。不悔己之所生,乃反怨人。不喜则忧,谓之狂生。

子墨子谓鲁阳文君曰:“今有一人于此,羊牛■豢,维人但割而和之,食之不可胜食也,见人之作饼,则还然窃之,曰:‘舍余食。’不知日月安不足乎?其有窃疾乎?”鲁阳文君曰:“有窃疾也。”子墨子曰:“楚四竟之田,旷芜而不可胜辟,■灵数千,不可胜,见宋、郑之

《图墓书》曰:一冈三头,相连无有头尾,狂癫绝世。

子墨子使管黔■游高石子于卫,卫君致禄甚厚,设之于卿。高石子三朝必尽言,而言无行者。去而之齐,见子墨子曰:“卫君以夫子之故,致禄甚厚,设我于卿,石三朝必尽言,而言无行,是以去之也。卫君无乃以石为狂乎?”子墨子曰:“去之苟道,受狂何伤!古者周公旦非关叔,辞三公,东处于商盖,人皆谓之狂,后世称其德,扬其名,至今不息。且翟闻之:‘为义非避毁就誉。’去之苟道,受狂何伤!”高石子曰:“石去之,焉敢不道也!昔者夫子有言曰:‘天下无道,仁士不处厚焉。’今卫君无道,而贪其禄爵,则是我为苟陷人长也。”子墨子说,而召子禽子曰:“姑听此乎!夫倍义而乡禄者,我常闻之矣;倍禄而乡义者,于高石子焉见之也。”

○痴

叶公子高问政于仲尼曰:“善为政者若之何?”仲尼对曰:“善为政者,远者近之,而旧者新之。”子墨子闻之曰:“叶公子高未得其问也,仲尼亦

《郭子》曰:王长史求东阳,抚军不肯用。(晋太宗简文皇帝先为抚军大将军。)王后疾笃,临终,抚军哀叹曰:"吾将负仲祖於此。"乃命用之。长史曰:"人言会稽王痴,贞痴也。"(会稽王,简文先封。)

巫马子谓子墨子曰:“我与子异,我不能兼爱。我爱邹人于越人,爱鲁人于邹人,爱我乡人于鲁人,爱我家人于乡人,爱我亲于我家人,爱我身于吾亲,以为近我也。击我则疾,击彼则不疾于我,我何故疾者之不拂,而不疾者之拂?故有我有杀彼以我,无杀我以利。”子墨子曰:“子之义将匿邪,意将以告人乎?”巫马子曰:“我何故匿我义?吾将以告人。”子墨子曰:“然则一人说子,一人欲杀子以利己;十人说子,十人欲杀子以利己;天下说子,天下欲杀子以利己。一人不说子,一人欲杀子,以子为施不祥言者也;十人不说子,十人欲杀子,以子为施不祥言者也;天下不说子,天下欲杀子,以子为施不祥言者也。说子亦欲杀子,不说子亦欲杀子,是所谓经者口也,杀常之身者也。”子墨子曰:“子之言恶利也?若无所利而不言,是荡口也。”

《说苑》曰:邴吉有阴德於孝宣帝微时。及即位,众莫知,亦不言。帝将封之,会吉病甚,将使人加封及其生也。太子太傅夏侯胜曰:"此未死也,臣闻有阴德必飨其乐,以及子孙。"病果愈,封为博阳侯。

巫马子谓子墨子曰:“舍今之人而誉先王,是誉槁骨也。譬若匠人然,智槁木也,而不智生木。”子墨子曰:“天下之所以生者,以先王之道教也。今誉先王,是誉天下之所以生也。可誉而不誉,非仁也。”

桓谭《新语》曰:余少时,见杨子云之丽文高论,不自量年少新进,而猥欲逮及。尝激一事而作小赋,用精思大剧,而立感病。子云亦言,帝上甘泉,诏使作赋,为文卒暴。及倦卧,梦其五藏出在地,以手收内。及觉,大少气,病一岁,卒。

公孟子曰:“先人有,则三而已矣。”子墨子曰:“孰先人而曰有,则三而已矣?子未智人之先有后生。”

《风俗通》曰:俗说卧枕户砌,鬼陷其头,令人病癫。

子墨子谓骆滑氂曰:“吾闻子好勇。”骆滑氂曰:“然。我闻其乡有勇士焉,吾必从而杀之。”子墨子曰:“天下莫不欲与其所好,度其所恶。今子闻其乡有勇士焉,必从而杀之,是非好勇也,是恶勇也。”

《太公金匮》曰:丁侯不朝,武王乃画丁侯,茸墚射之。丁侯病大剧,使人卜之,崇在周。恐惧,乃遣使者请之於武王,愿举国为臣虏。武王许之归,为太师尚父谓使曰:"归矣。吾己告诸神,言丁候前畔义,今己遣人来降,勿复过也。"使者辞去,归至,丁侯病稍愈,四夷闻之皆惧,各以其职来贡。

《东观汉记》曰:郅惲字君章,上书谏王莽,令就臣位。莽大怒,即收系惲。难即害之,使黄门胁导惲,令为狂疾惚恍,不自知所言。惲曰:"所言皆天文,非狂人所造作。"

又曰:穀气胜元气,其人肥而不寿;元气胜穀气,其人瘦而寿。养性之术,常使穀气少,则病不生矣。

又《东方未明》曰:折列蕻圃,狂夫瞿瞿。

《风俗通》曰:无恙。俗说恙,病也。凡人相见及书问者,曰:"无疾病耶?"案上古之时,草居野宿。恙,噬虫也,善食人心。凡相劳问,曰:"无恙乎?"非为病也。

《论衡》曰:子夏丧明,曾子责以有罪。按伯牛有疾,仲尼以为命也。或是丧子数哭,因中风耳。

又曰:孔君平病困,庾司空为会稽,省之,问讯甚至,为之流涕。孔慨然曰:"丈夫将终,不问安国宁家之术,而反作儿女相问。"庾闻,回还谢之,请其语言。

皇甫谧《高士传》曰:安丘望之病,弟子公沙都来看之。举丘於庭树下,安丘晓然有痊,开目见双赤李着枯枝,都仰手承李,安丘食之,所苦尽除。

杨泉《物理论》曰:凡病可治也,人不可治也。体羸性弱,不堪药石;或刚暴狷急,喜怒不节;或情欲放纵,贪淫嗜食;此皆良医不能加功焉。夫君子病也,犹可为也;必使无病也,不可为矣。盖谓节其饮食,量其多少也。

《说文》曰:痫,病也。

又曰:士有祸则诎,有福则盈,有过则悔,有功则矜,遂不知反,此之谓狂。

《越绝书》曰:惠种生圣,痴种生狂。桂实生桂,桐实生桐。

范晔《后汉书》曰:仲长统,倜傥不务小节,语嘿无常,时人谓之狂生。

祖台之《议钱耿煞妻事》曰:寻建康狱竟囚钱耿,癫疾发作,殴煞妻了,无他变故。荒病之人,不蒙哀矜之施,无知之礼,加以大辟之刑,惧非古原心定罪之义。

《说文》曰:癫,病也。

本文由ag真人发布于企业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古典文学之墨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