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府有门依山可入

作者: 企业文化  发布:2019-10-08

  尝有舞姬之魂魄出没于三更,平常之人无缘见之。其襟袖带舞,美艳绝伦。凡见者,皆一鸣惊人,飞黄腾达也!至于村人之流传,官家以之为黎民妄语也,然其中真实,确乎矣。
将府有门依山可入。  是夜三更时分,舞姬于苍穹飘然东去,至一曹姓村庄,徐徐降落。视其素衣婆娑,桃面微醺,目有所钟;环视四野,夜幽月寂,树静星稀;村氓酣梦,鸡犬无声。舞姬行至一茅屋处,驻足幽叹:“人间之儒雅无多矣。”有顷,茅屋灯火亮如白昼,屋内一清贫秀才者,口中喃喃,皆为一步登天之语也。恰此时,舞姬已轻迈凌波微步,移身秀才之书房。环顾四周,皆书焉。视舞姬杏眼闪烁,肌肤珠圆玉润,轻抛素袖,翩翩而舞。又闻笙、管、丝、竹相和,由远而近,由缓而急,恰似天外之音;姬随乐而舞,似莲花轻抚水面,又如云中飞燕,比之盘中飞燕更无相差丝毫也!乐舞至酣处,茅屋亦醉矣。
  秀才闻声而至,至书房,隔窗而望,惊而失神。少顷,神定,定睛而观,姬之美艳,秀才羡而忘怯,欲推门而入,天外之乐停矣,姬之舞亦停矣。朦胧之中,秀才闻姬之玉音:“自古腾达之士非偷即盗,非奸即淫,为之奈何。”
  秀才无言以对,姬又曰:“君乃纯洁之士,官场即污秽之地,踏之自毁矣,望三思而后行。”
  秀才曰:“吾意决矣,愿仙女助我,定感激涕零。”视姬,颤然而泣。秀才方欲问何故?遽然,舞姬化作厉鬼,葱指顿作利爪,伸向秀才,秀才遂晕厥而倒。姬掏秀才之心,泼墨于上;俄而,恢心于原本。视舞姬,已飘然而去,惟舞姬之声袅袅:“世间之君子无有矣,吾之美亦不能动其心,何力能挽之?”
  期年,秀才高中进士,仕途蒸蒸日上,官至太宰。然秀才独念姬之利爪,而忘其绝美焉!

                              造  梦

第三章、细打量

        空留二十余载,浪荡难付情意。既知悔矣,心不敢忘,断思语,谁寄信与之!形如缟素、败若枯骨。方怀执念,迟抑而梦之。只有梦得故,故知六、七余载。陆续梦尔。

转眼荷花正茂时已经过去了。山上枫林渐渐染了红,唐府的后院也慢慢堆积起一层松软的落叶。

ag真人,        愿所念貌仍如旧,醒而记,录惦尔每梦之,忆自识之景。得失处,妄提舍。秋尽冬开。借寒风盖痴梦,沽浊酒藏专情。早知不可断绝,便不再求所安。望尔生如旧,长怀少志初心。 

舞姬们的偏院在后门的西侧,恰是分到了一些美丽的风景。林依依小时候常听姨妈说,她最喜欢京城的落叶,小时候总是忍不住去踩。后来嫁作他人妇,不能像小女孩一样玩耍,可是喜欢一个人在后院观赏。

     

她小心翼翼地把一只脚放上去,有滋滋的声音,确是意料之外的松软。她看了眼墙外的枫林,心想果然华春苑那院子里的小树不一样。见四处无人,林依依索性提起了裙子,在落叶上来回踩动。

                              雁荡城西

正玩得入神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叫唤她。

          天尚未寒,却见鸦语四起。昨夜起而小解,雁声飘然入耳,声声清而沥。醒难眠之客,岂非异乡乎?往日息于故土。半夜蘭静时,常起而倚窗,观北斗而听,常有雁过清鸣而和,对月长嘶。偶三三两两、或伴队相谈过之。只当月隐云深,方闻有独鸣声至天外。时而云端嘶泣、时而山间长鸣、时而如田间清风,缓缓轻诉。闻之甚寒,不觉夜已深也。如游江中雾起,四望皆无岸林。怀雁俯于高天,四土收于目,五岭掌于眼。竟难落脚。千里长途、自寻故土。孤心悲情埋在冷风中,不提当年事,自守望江隆。

林依依回头,便看见殷玉儿在檐廊下看着她。殷玉儿只穿着家常衣服,头上散挽着䰖儿。但蛾眉颦笑,靥笑春桃的样子却胜了好些寻常女子,再加上平日也是练舞的,更是纤腰楚楚,姿态不凡。

ag真人 1

“姐姐可真好看。”林依依急匆匆地跑过去,对殷玉儿说的第一句竟是痴痴然的赞美。殷玉儿没想带她会这般反应,先是一愣,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的好妹妹,如此痴傻的模样可不能让那些臭男人看去了。”边说着还轻轻地捏了一下林依依的脸颊,“要练舞了,快换衣裳罢。”

本文由ag真人发布于企业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将府有门依山可入

关键词:

上一篇:连载之六,乡音无改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