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洞村,足迹丨十八洞村巨变

作者: 业务布局  发布:2019-09-20

图片 1

“精准扶贫”首倡地十八洞村 游客多了,村民腰包鼓了

编者按:2016年3月8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湖南团,针对湖南工作提出“三个着力”——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加强保障和改善民生工作,着力推进农业现代化。一年来,湖南如何践行“三个着力”?又到两会时间,湖南交上了一份怎样的答卷?红网、时刻新闻推出“三个着力·湖南答卷”系列报道。今天推出第六篇:《十八洞村:我们脱贫了 我们脱单了》。

△2014年,十八洞村流转土地1000亩,开发猕猴桃产业。图为猕猴桃产业基地一角。图/龙艾青

图片 2

图片 3

腊月的十八洞村,腊肉飘香。村口的石碑上,“精准扶贫”四个大字格外引人瞩目。村内,黄泥竹篾的苗家宅院,青草点缀的石板路,让人赏心悦目。

十八洞村扶贫工作开展前后,村民房舍的变化。

扶贫工作队长吴式文来到十八洞村民石拔哑家中访问情况。

2013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这里首次提出了“精准扶贫”的新时期扶贫基本方略,作出了“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的重要指示。

十八洞村扶贫工作队供图

图片 4

三年来,当地贯彻精准扶贫成效如何?去年12月,《民生周刊》记者前往该村采访。

图片 5

十八洞村的80岁施成富,如今他的日子过得很幸福。

2013年,全村农民人均纯收入1668元。2016年,这一数字变为8313元。

花垣县委宣传部供图

图片 6

2017年2月18日,记者从湖南省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获悉,包括十八洞村在内的1053个贫困村脱贫出列。

图片 7

施成富妻子龙德成帮着自家农家乐加柴,与她拍照合影的游客已经数不胜数,俨然成了“明星”。

“变化主要集中在村容村貌、村民精神面貌和产业三个方面,而这些可以复制。”十八洞村村委会主任施进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

改革物语

图片 8

古老苗寨焕然一新

精准扶贫石牌

龙先兰和妻子吴满金在养殖的蜂场查看。

十八洞村是湖南省湘西自治州花垣县的一个普通村落,地处武陵山腹地。因村旁山中有18个天然溶洞,故名为十八洞村。

在十八洞村梨子寨入口处,立着一块刻着“精准扶贫”的石头。2013年11月3日下午4点18分,习近平总书记就是从这里走进梨子寨,与村民拉家常,话发展,作出了扶贫要“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的重要指示。

图片 9

村内巉岩高耸,涧水幽蓝。

今年47岁的施全友没想到,有朝一日,他能在家里创业,还开上了小汽车。

施全友和孔铭英经营的“巧媳妇农家乐”生意火爆。

与秀美风景形成对比的是,因深处大山之中,人多地少,生存条件恶劣。全村225户、939人,人均耕地0.83亩。村里的劳动力大多外出在浙江一带务工,留在村里的非老即小。

施全友家住在湖南省湘西州花垣县双龙镇十八洞村,这里地处武陵山深处,人均耕地0.8亩,青壮年大多外出打工。施全友之前常年在浙江打工,每个月工资2000多元,吃住还得靠自己,几乎存不下来什么钱。

图片 10

三年多前,村内道路泥泞,房屋年久失修。2010年,村里的大龄青年施全友在浙江结识了一起打工的重庆姑娘孔铭英。恋爱期间,因担心女朋友看不上自家条件,施全友还特意耍了一个“小心眼”——等和孔铭英相处两年,有了一定的感情基础后,才将她领回十八洞村。

这在十八洞村并非孤例。2013年,十八洞村全村人均年纯收入仅1688元。

今年十八洞村的1000亩猕猴桃将挂果,花垣县委副书记彭学康经常要来这里看看。

但一进门,孔铭英还是被吓住了:堂屋地面坑坑洼洼,厨房看上去要垮塌,猪崽就睡在床铺下……

2013年11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十八洞村,与村民座谈,第一次提出了“精准扶贫”的重要思想,要求十八洞村搞扶贫“不栽盆景、不搭风景”、“不能搞特殊化,也不能没有变化”,扶贫方法要“可复制、可推广”。

图片 11

如今,全村225户房前屋后都铺上了青石板路,房屋在保持原有苗寨风格的基础上进行了修葺。村里还建设了停车场、公共厕所、观景台和千米游步道。

之后,花垣县委派了一支扶贫工作队进驻十八洞村,与村民共同探索脱贫之路。2016年,十八洞村人均纯收入达到8313元,并于2017年2月份宣布成功脱贫。2017年,全村人均收入进一步增加到10180元。

十八洞村通过土地流转建设的1000亩苗汉子猕猴桃示范基地。

同时,升级改造了村小学和卫生室,建立了村级电商服务站,无线网络覆盖了全村。

“现在,我们打造精准扶贫的升级版,实现村民的长富久富。”十八洞村现任扶贫队长石登高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村里已经引入外来资本,共同整合周边自然景观,发展乡村旅游。今年,村里的土地还流转到合作社统一经营,告别以往村民“单打独斗”的局面。

红网专题:湖南答卷

再次展现在公众面前的,俨然成为具有浓郁苗寨特色的美丽村落,十八洞村也成为当地知名的乡村旅游点,被评为“国家旅游扶贫重点村”,游客络绎不绝。

只带了一张嘴的扶贫队长

图简单:湖南脱贫攻坚成果

施进兰在接受《民生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改善村庄时,不搞高大上的项目,不大拆大建,按照“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建设与原生态协调统一、建筑与民族特色完美结合”的要求,大力推进基础设施建设。按照“修旧如旧”原则,保持原有风貌,展现民族特色,保存苗寨风情,将本村梨子、竹子、飞虫寨主景区打造与房屋改造、改厨、改厕、改浴、改圈等“五改”工程相结合,完成了民居改造。

从花垣县乘车,穿过层层叠叠的盘山道,一个小时后才能到达十八洞村。

春天的答卷——湖南践行习近平总书记“三个着力”讲话精神一周年综述

“脱单”接力

在十八洞村梨子寨的入口,拾阶而上,沿着青石板路走到尽头,就是施全友家。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年间 湖南经济都有哪些变化

今年47岁的施进兰曾在2000年前后担任过一届村主任,后来在浙江台州等地从事数控,月收入能达到7000元左右。

习近平总书记到十八洞村与村民座谈的地点,就在施全友家院子里的平台上。这里对着山谷,视野开阔,可以俯瞰村里的风貌。如今,这里成了游客到十八洞村必定光顾的景点。

湖南:用一桩桩民生实事 支撑起三湘百姓“稳稳的幸福”

2013年11月,在电视上看到总书记到村里的报道,经电话确认后,回到村里,后再次竞选上村委会主任。

总书记来之前,十八洞村是附近出了名的穷山沟。当地顺口溜说:“山沟两岔穷疙瘩,每天红薯苞谷粑。要想吃顿大米饭,除非生病有娃娃”。

调结构、降成本、补短板 2016年湖南农业改革发展交出幸福民生成绩单

2014年初,县里扶贫工作队来到了十八洞村,龙秀林是当时的工作队长。

“以前,我们在外面都不敢说自己是十八洞村的,怕别人瞧不起,都说是排碧乡街上的。”施全友说,之前他也谈过几次恋爱,一说自己是十八洞的,就都分手了。直到2015年元旦,他才跟打工认识的女友结婚。

湖南史上最严换届风清气正 换届纪律成带电“高压线”

他告诉《民生周刊》记者,按照总书记的要求,不能搞特殊化,但不能没有变化,要可复制。

习总书记的到来,让十八洞村民看到了希望。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 李慧 湘西花垣报道

基于这样的背景,工作队驻村后,和村支两委多次走访及开会研究脱贫方法。

2014年1月23日,花垣县委派了一支5人扶贫工作队进驻十八洞村,队长龙秀林当时是县委宣传部副部长。

湘西花垣县十八洞村80岁的施成富,如今正悠闲地倚靠着护栏晒太阳,天冷就在家烤烤火,天热就晒晒太阳,这就是精准扶贫给他带来的幸福感的写照。而他的妻子从一个只会讲苗语的农妇,俨然变身“明星”,与她合影的全国各地的游客数不胜数……十八洞村的幸福远不止这一家。

在走访中他们发现,全村40岁以上的光棍,居然还有30多个。这些人大多在外务工,个别甚至有点“自暴自弃”,过一天算一天。而在农村,这样的年纪正是劳动力。

龙秀林说,刚来时,不少村民在底下窃窃私语,说他要钱没有,要项目也没有,顶多只带了一张嘴。

2013年11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洞村首次提出了“精准扶贫”的重要思想。2016年3月8日,习近平总书记参加湖南代表团审议时,讨论中关心着十八洞村村民的收入和婚姻大事。通过精准扶贫,今年2月,十八洞村通过验收考核成功脱贫摘帽,全村年人均纯收入由2013年的1668元涨至8313元。

上文提到的施全友就是其中之一。因当时看到村里实在太贫穷,且山多地少,女友孔铭英回去后,独自去了广东打工。

当时,不少外出打工的村民也赶回家,准备分钱。“有抱着分钱目的回村的人不少,我自己也是这种想法。”村民施进兰说。

十八洞村民的幸福生活

眼看几年的感情投入付之东流,施全友一度心灰意冷。

龙秀林只能一遍又一遍给村民做思想工作,告诉大家,总书记说了,十八洞扶贫不能搞特殊化,方法要“可复制,可推广”,扶贫还得靠自己。

尽管现在气温慢慢回升,但十八洞村村民家里还是烧着火炉。围着火炉,67岁的大姐石拔哑正看着新闻联播,每晚她都想通过电视画面看看习总书记在忙啥。时隔3年多,大姐回忆起习总书记来家中的一幕幕仍记忆犹新,当时习总书记来家里,走进两位老人睡觉的小木房,揭开米仓盖子察看,还走进猪圈看老人家里养的两头猪,大姐当时热泪盈眶。

工作队进驻之后,村里在发生变化,比如最直观的村容村貌。施全友重新燃起“脱单”的希望,他把村里的新貌拍照发给远在广东的孔铭英。

但仍有不少村民不理解。有村民甚至在村部偷偷写下大字报:“工作队,瞎指挥,没有补偿就修路”。

大姐家房子大堂原来是凹凸不平的泥土,后来工作队帮忙硬化成水泥坪,家里的电线也全部改造了,屋前也有了石板路。她享受了兜底保障政策,生活环境好了,生活质量提高了,去年大姐的老伴去世了,大姐的女儿女婿尽量多回家看看她,帮她干点农活,小女婿还准备以后搬过来照顾大姐。

看到照片,孔铭英开始半信半疑,最后决定还是再来十八洞村看看。再次来到十八洞村,孔铭英被村里的变化震撼了。

“说实话,十八洞村要脱贫,最缺的不是钱,而是从根本上改变‘等靠要’思想,激发内生动力。”龙秀林说,他和时任十八洞村第一支书施金通开始考虑,应该由村民自己来管理村民。他们共同探索出了“思想道德建设星级化管理”模式。以村小组为单位,让村民之间相互评议、打分,再根据得分评定星级,并将星级牌贴在每家每户。评议内容包括支持公益、遵纪守法、个人品德、家庭美德、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六个部分。

和大姐一样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还有施成富,而在精准扶贫前,76岁的他还要耕田,还得下地干活,根本不得悠闲,儿子们也外出打工了,帮不上忙,三儿子施全友更是近40岁了还没娶媳妇,那时候的他整天发愁。

本文由ag真人发布于业务布局,转载请注明出处:十八洞村,足迹丨十八洞村巨变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脱贫路上孕育新希望ag真人,足迹丨阜平